小豆子

up是杂食动物哦(๑˙ー˙๑)

很美,好美

尤异Ulyssesy:

“Don't you dare leave me.”


草稿流使我快乐

【萧景琰×蔺晨】 快平生

千万,千万不要关注辈分问题,不关注辈分我们还能做朋友哈哈哈哈哈。

终于让这两只在一起了,没有朝堂江湖两难题、没有一别两宽,喜大普奔ヽ(^0^)ノ

▲短篇<3000

▲主 萧景琰×蔺晨 ,含 小皮筋×飞流(来我们一起吃昊磊)

▲只看了一遍,后面再慢慢改感觉_(:з」∠)_困

——————————————

萧小爷最近遇到一个问题,一个很苦恼的问题,一个可能会关系到他剩下的大后半生的问题。萧平旌很苦恼,苦恼却只能在自家屋檐底下坐着,今天林婶请假没来打扫,屋檐下结了一层网,半大个蜘蛛在檐下挂着,萧平旌就拿手上的枝条漫不经心去捅,一下就把那网给捅破了。

“小少爷这是干嘛。”只听一阵清铃声音传来,梅长苏今天选了一件青绿色领袖两处带暗色滚边的深衣,正如这个多雨湿黏的季节。“看来要下雨了。”他说的是那蛛网的事。然萧平旌并没在意这个。

“这样的天气,又要麻烦梦儿姑娘帮我备伞了。”梅长苏望着天空说道。

“没事苏先生,我们家最不缺就是伞了。”萧平旌也未抬头,怏怏回着,似正烦恼着什么事。

梅长苏只是笑了笑。

“怎么今天这么魂不守舍的。该不会是在想谁家姑娘?”梅长苏含笑打趣他。

萧平旌一听更是泄了气。梅长苏心也明白了。

“我到院里练练剑去。”他拍了拍屁股后面的木屑子灰尘子正要走,又像是想起什么,这才抖擞精神盯着梅长苏看,“就是……算了……我还是练剑去吧。”几步一转,一顿,一米八高大个的青年又回过头来,“苏先生要是看到飞流就帮我给他带几句,我这几天过得很好,吃什么什么香。”说完他便走了,这次倒是没回头。

梅长苏望着萧平旌气闷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不消一会便像往常一样进了屋。

屋内陈设简单,一看就是朴素之人,若是让蔺晨看了,怕是又要管不住嘴得说上两句,喊着“溜了,溜了。”蔺晨懂得享受,从不亏待自己。

“平章该多关心关心贵弟了。”

“哦?平旌怎么了?”萧平章对梅长苏忽而至的话感到纳闷。两个人互相一揖,算是施过礼。因为都是相互认识的老友,对这些也不拘泥。

萧平章第一想到的是他又在外面闯了祸。

“我想贵弟许是有了心怡之人。”

萧平章些许松了口气。

“这……平时也没听浅雪提起……说来惭愧,”萧平章把头一低,脸上略带愧意,“自从我入职军中,就好久没注意家弟的事。平时也都是让浅雪看着他……听长苏这样一说,平旌也到了该看媳妇的年纪。”

梅长苏看着萧平章,萧平章大概也猜到了些。

“长苏是知道家弟心怡的人是谁吗?”

“刚才我问贵弟是不是在想心怡之人,他让我给飞流带几句话,‘我这几天过得很好。吃得好,睡得好’”

“飞流小弟?”萧平章正色,再一想,又宽下心。梅长苏将手里的茶端起又抿了抿,两人同时笑出声来。

他们是想到了两个人,两个男人,两个同一性别却相爱了的男人,一个还可以厚着脸皮不顾宫城上下之大不韪的登入宫廷,一个可以不顾众臣反对甘抛天下只要他一人。这两人却也将这大梁搞得风生水起、百姓安居乐业,成为当朝美谈。“那是。”远在一方的琅琊阁主折扇一摇如此恬不知耻的承到,“说好了,我赢了这局,过两天的出行你都听我。”

“我又什么时候反悔过。”萧景琰回应笑着,在宫里人看来岂非满满肉眼可见的宠溺。啧啧,不敢看不敢看,“凤姐姐我看皇上皇后还要……打闹……好一阵……我们要不就先下去。”“走啦走啦下去啦。”“快走快走的,皇上又偷偷挨着蔺公子。”怎一个难为情了得。

梅长苏和萧平章同时一股脑想到萧景琰蔺晨两人也不是没道理的,一是这两人确实够惊世骇俗,让他们这些老友脑袋痛了一阵。二则是这两人一开始时可不这样,可以说是同平旌和飞流第一次见时无二致了。

萧景琰第一次见蔺晨,他跟着给他领路的下人,这家小院同平时他和苏先生见面的地方不同,正是冬季,落了一地的雪,院里的梅花开得俊,一女仆拿起剪子咔嚓咔擦剪了好几下,就听一老爱挑着音的声说道,“你家小妮子还真够眼尖的,梅长苏你也真不客气,我就那几枝好点的梅都给你剪了。”

“哟呵,你的客人来了。”蔺晨往里探,目光和梅长苏对了对又轻飘飘扫过正从屋外往这来的人。

进了屋,见面的地方不和往常一样,萧景琰显得有些拘束。不过几句话下来,他似乎又将自己是在一个和往常不同的不属于自己的环境这件事给忘了,“既然先生一早就做好了打算,现在又何必问景琰。”

“就才几句话罢靖王殿下就坐不住了。长苏你看中的人也不过如此嘛。”

“你!?”陆平气得直接坐了起来。

“陆平。”萧景琰喝道,这恍惚让蔺晨以为这只梅长苏口中的大水牛开了窍。

却是不然,他并不生气,又或许只是把愤怒压回到了某个地方,他冷冷说道:“我本以为经过前一段时间我和先生对彼此已经有了了解,可今天看来并不是这样。先生许是误会了,认为箫景琰能做有损朋友性命之事。”

“蔺晨,帮我拦住他。咳咳……”

“你家水牛脾气别说和你还真挺像。”

“这次算我欠你一情。”

“真没幽默。”蔺晨把折扇揣进怀里,翻身便到大门。

“不说一声就走,靖王殿下会不会不好意思。”蔺晨一落地就靠门框上,挡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你!?”

“你你你,你是不是就只会说这一个字。”

“你!你!你!气煞!”寻常兵家汉子,难受得住蔺晨这般折难与羞辱。陆平说着就冲了上去。

他拿那未出鞘的剑向蔺晨挥去,蔺晨一步未动支手将兵家汉子挡在了门里。陆平觉得蔺晨是在羞辱他,拔剑朝蔺晨一砍,“陆平!”萧景琰喊道。蔺晨朝后一退,清净的闲散面容下露出一笑,囊在袖里的手伸出在刺过来的剑身轻轻一弹,那人和剑便都一抖的摔落到了地下去。

“蔺晨,咳咳,别闹了。”

“这怎么算是闹,”蔺晨大声回应,也不知是因为习惯还是怕隔得有点远梅长苏听不到。“可是你叫我拦住他们的。”

话说,虽然这事他也有责任,不过他打算作壁上观。他就坐在屋檐上,看着梅长苏几句几哄又把萧景琰给劝好了,这也不能单怪他,要怪还得怪他梅长苏不把话好好说清楚,非要来个摸着石头过河先试探了再解释,好证明他这从小一起长大的仍怀着那份赤城。而他蔺晨,只是看那执拗脾气兴味恰浓的顺手加了一把火。可那不知何缘故的几回眸几眼的,平时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水牛就看上了他。蔺晨扶额。不亏不亏,赚了个小美人不是。在新婚当晚被萧景琰压在身下的前一刻我们的蔺大阁主还如是想到。

😭😭😭😭😭😭好饿哦,粮好少😭😭😭😭

恩【朱藻×无花】

1000字小短文儿

爱美爱男人更爱聪明的男人尤其是爱无花这一款男人的【朱庄主】×
不知道哦弥陀佛随缘时不时拿过去刺自己一刀的【无花】

纯yy,脑洞源来自各位up主视频~反正笔力也这样啦,圈太冷只好自己产粮啦,大家将就着看吧~

就是一段生活小日常,这里要感谢夜半歌声大大的视频《野风》,圈圈里的小可爱们估计都看过啦,我就不多说了。这段小故事的背景就是在无花帮朱藻抓住内鬼(什么鬼)后的第二天。抓内鬼这事儿其实无花大半是为了报朱藻相救并让他留闲云山庄之恩。为了取得钰姬相信无花也是对自己下狠手在朱藻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朱藻刺了他一剑。

…萌萌……哒………分割………(๑˙ー˙๑)…
…………………………………线……………

无花以为朱藻是个大好人,朱藻自己看来也觉得自己是一大好人,想来,这当今的江湖,像自己这般常常不求钱财救人于性命的也没多少了。不过,这“救人”两字之间还得加个“男”字。朱藻救人,朱藻更喜好救男人,尤其是那些长相非凡样貌俊秀的男人。而前不久他便救了一个,那个人便是无花。

无花算是朱藻救过的那些男子中最出众的一个,不过,就是过于聪明了点。人,也相对冷清了点,却意外讨朱藻喜欢。朱藻有时候便想,自己或许注定栽在这样的人手里。

事情结束得顺利,顺利到只是换了一身衣裳,将伤口略微包扎了一下无花便回到了往常的日子。他通常会弹弹自己的琴,就在这个时候,没人会烦他。除了偶尔不告自到会在水亭闲椅边闭眼认真享受的朱藻。

可今日无花略微不平静得紧,手拨着琴弦,心底却早没了古井心境。那一句话又轻轻飘进他的脑海“无花,你不懂得爱。”伴随着的是一位女子的脸,一位脸上多泪的却毅然决然颤抖着转身离开他的女子的脸。然后,是昨天钰姬离开前的那一抹对朱藻的怨愤。

长孙红。

手下一紧,一根弦立即发出一阵刺耳的不和之调。

他并非觉得自己不懂爱,只是老天爷从来没有站在过他这边。谋权谋财的是他,然而时间一久,谁都会倦。

“花兄,归根结底,这一切究源还是在你自己。”

“在我自己也好,不在我自己也好。”无花不紧不慢的道,“就让时间来验证这一切。”

“?看来花兄还是不肯放弃。”楚留香用扇骨拍拍自己环抱的胳膊,“那花兄知道下次我一定也会阻拦你。”

无花笑了笑:“放心楚兄,至少在我想清楚之前,我不会想和一个我怨恨的人见面。”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同时大笑出声。

相视一笑免恩仇,这句话对无花却不受用。或许他做到所谓的相视一笑,但说心头了无怨恨,也是不可能,不过到最后,又能说上有多恨。

一别多年,有时候他却也真想见楚留香一面,问问楚留香他所谓的无牵无挂的那份潇洒究竟从何而来。
前半生他是个和尚,到现在却也不能做到。

“大师看上去心情不大好?”

朱藻撩起亭前一面纱帘,湖光山色,如此良辰美景,“是因为钰姬吗?”

“昨晚我只是帮朱庄主抓内鬼,其它的,”无花转言道,“我想无花无需关心。”

朱藻眼珠子一转,说不在意,又怎会真不在意,若无花能表现出对他半分担心,又或者因为昨天之事为他吃醋半分,自己对他的关心爱护,怎么也值。

这让朱藻有些惆怅,目光所望倒也真像是在欣赏那一片湖光山色。

无花也懂得那些为人处事的道理。就像现在他既然寄人篱下在别人处,有些事情也是该做。比如去安慰一个人。
他总想得这么明白,他却又总是选择忽视自身心尖率先掠出来的那些微不可查的情感。

“庄主可是还在想昨晚的事。”

钰姬背叛,被一个在自己身边多年的人背叛的确不好受。

更何况,那人口中的原因还是因为,对朱藻多年的爱而不得。

无花似乎能理解那种感受,因为他身边曾经也有过那样一个女人。说自己当初对南宫燕没有愧疚自然是假。

“爱一个人不能勉强,不爱一个人同样是。”

“无花似乎很了解这情爱之事。”心头得了安慰,朱藻也不在计较其它。转身一对眸子望向另一对眸子问道。无花下意识撇开眼,略微低垂着,面颊却依旧未动,嘴角先扬起一个笑。

“朱兄可知无花是曾被称不懂爱之人。”

“说这话的人一定很聪明。”

这,反倒把无花给困住了,歪头表示此话何解。

“不然无花怎么会伤未好就出来。”

朱藻一找到空子便叫他无花,这几天却似有些过头。

“又怎么会,不顾我担心。”

最后几字,说得情深。这回无花当真是有些镇住了,本来扬起的双眸无声低垂下来,甚至嘴角的那抹浅笑也变得略微的不知何处。他真……没想过,自己会得到一个男人的,表白。

………………………………

“我楚留香又怎么能免俗?只是每每与花兄饮酒,花兄都只顾思虑其它事,又怎么瞧得见楚某的心事呢。”

看到委屈巴巴蹲在地上的小澜孩,真想亲亲抱抱举高高~还有就是,赵云澜有沈巍真好,沈巍也真好有赵云澜。
其实看了小说,发现沈巍真是腹黑啊,占有欲极强boy——喜欢一个人,就是不能让他死😂,即便是承诺永生永世不能见他,即使对方要削去法力遁入轮回(哈哈,昆仑大大知道吗),也要他活

哈哈哈哈哈,楼又杀回来了,已顺利毕业,工作也大概稳定了,今天翻到了自己n多篇管挖不埋的坑,突然想慢慢把它们填起来~~

楼楼发现自己,好像要淡出腐圈了。以前看什么都好萌,现在好难戳到萌点还有想写文的点呀。写长什么的似乎就更不可能了[发呆]。

有想法或者心动了还是可以来个短篇的,自我感觉哈哈。

发现自己很吃师徒年下这套咳咳

可以说分析得很有道理了
“对奥丁的绝望间接使洛基对索尔的感情更加深化。他渴求爱,但又不相信自己被爱。即使能感知到的爱,也是冷冰冰的拒绝的姿态。
他羡慕索尔对间的关怀,但说出口的绝不可能是如果我也能有这样的待遇就好了。但和有些病娇不能成为所爱的独爱就一定损伤对方所爱不同,洛基更倾向于自毁。
所以洛基更习惯于让自己不好过,他需要从对方因自己的不好过而不好过的状态中,来确定爱和在意。
所以说,比起其他病娇来,洛基可以说是相当无害了。”

蔚蓝 5~7 [贱贱×荷兰虫]

5.再遇大叔(3)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显然我们的彼得就是遇到这种情况,不过这次应该是跳跳糖,获得超能力更像咬到一大包让你嘴巴又酸又甜的跳跳糖。

彼得还清楚的记得那天自己是如何拖着疲惫酸软的身体回到家,梅按惯例的还没回来除非已经晚上十点。彼得躺在床上,觉得自己要死了,身子又热又烫,他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在出汗他能感觉到,然后是一阵坠入潭底的迷迷糊糊,就是在这样的一夜之后,那天早上,他把‘闪电’摔翻在地。

my god.

彼得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自己也没想把他摔倒,虽然他的确厌烦闪电每次遇见他时对他关于姓名的侮辱。

从那天开始,生活好像变得不一样,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同。

但新的期待总是让人热血沸腾,通过弹跳越过房顶,像一只小蜘蛛一样用吸铁石般的脚把自己挂在墙上,发现自己这些能力彼得第一件事救下一只猫,那只小喵很不幸的被卡在了管道里,然后彼得发现自己能做更多。像一名超级英雄一样,突然从天上飞下来救人于水火。就像酷帅大叔,大叔没从天上飞下来,但他像个英雄。但是此时此刻这位英雄正用拳头试图砸烂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卷头发小哥。

“住手!大叔。”在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者是不对的正义感的冲撞下,彼得按下发射器,粘合剂快速射出紧紧缠住韦德的手,显然自己过于用力,所以韦德被狠狠摔翻在了地上。那很有用,粘合剂,不过还在实验阶段,粘合的时间很不稳定,意思是你永远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让你从半空中摔下来。

自己一定是忘了看黄历,尤其当瑞斯.德安克像一条泥鳅一样从自己的胳肢窝底快速滑出去而自己正好被突然出现的小鬼掀翻的时候,韦德不能比此时更能深刻的认识,完完全全抓住了时机,那个混球。

“真是愉快的一天啊韦德,虽然你要杀了我,”说到这我们的瑞斯表现出极大的委屈与不忍,“我的超级英雄宝宝最好离他远点,他可能有狂躁症什么的,韦德你真让我感到害怕,”这可不妙,瞅着韦德的眼神,瑞斯收起了让人呕出鼻涕虫的故作委屈,“我得走了小鬼,他可是个恶魔,相信我。”

“嘿!”彼得冲一瘸一拐忙着躲开的背影喊,大叔怎么可能是恶魔,他只是打了人,好吧,他的确在死命的揍人,然后打算把这儿洗劫一空!所以大叔是个抢劫犯?!想到这我们的彼得侧过身拼命的瞪着韦德。

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我们的韦德当然不知道这些所谓抢劫犯脑洞的缘由性,他不能看穿人的想法所以他不知道,大刀阔斧的打斗已经让他累得要死,盘算着明后天因今天的损失加大的工作量,还有他的手臂、老腰子,他需要回去处理一下。他会去找那个混球,只是会晚点,完成小玛丽的生意单并告诉他让自己硬起来的美妙后果。

但是现在,这个小鬼,穿着红蓝休闲衣裤的睡衣宝宝,两瓣性感俏屁股,这不能怪他你知道的他躺倒的方式,站在自己面前望着自己,并且再一次的影响了自己的生意。

承认吧韦德,老人小孩女人,老人、小孩、女人,再嘀咕一次你也拿他们没辙。想到这个韦德在不如敲晕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床上的荒诞里叹了口气。

“他已经走了小鬼,所以你最好在我发飙之前解开它。”说这句话的时候韦德异常的平静,这让他的声线显得柔和,甚至浮现出温柔的形象。这立刻让我们的小蜘蛛的心变得柔软,抢劫犯?怎么可能彼得。

但是我们的小蜘蛛还是谨慎的问道,“保证你不会追出去。”

……,扭了扭满身的油腻,韦德以事实证明,我现在只想回去洗个澡。

“你会抢劫这里?”

“小鬼,你得确定这里值得被光顾。”

额……好吧。只需要另一种粘合剂,让它们混在一起。“大叔保证你不是坏蛋。”最后彼得随口问道,这是当然,酷帅大叔怎么可能是坏蛋,他救了自己。

“哇你在说什么,”韦德站了起来,揉了揉酸痛的手臂和老腰子,“我当然是坏蛋。”

像中了定身咒,韦德的回答让彼得一瞬间呆住,接着是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你是说?这是说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是指……大叔这儿都是你搞的,卷发大叔说的都是真的吗!”大叔是抢劫犯!

哇哦,这让韦德奇异的觉察到睡衣宝宝可能是因为自己上次的帮忙对自己产生了特别的好感。

“当然是真的小鬼,所以下次撞见我的时候你确定知道该怎么做了。”韦德暗示道,很显然如果睡衣宝宝爱上了超级英雄的泡泡游戏,在同一片地区活动的自己的生意很难不被打扰。

彼得皱着眉头,“拨打911?”如果他不能阻止大叔的话,可是他不想这样。

“你的语文就像体育老师教的,小鬼,我是说坏蛋不会因为你是个小孩就留情面,只是这一次 你的宝宝花绳并不一定完全管用,所以如果下次你再遇见我,最好在被我撕碎前就滚开。”

面罩下的彼得抿着嘴唇,眉头仍旧皱着。“你像是在吓唬我。”

当然是在吓唬,小屁孩们会吃这一套。韦德暗地里想。

“你可以试试。”混蛋味十足的说完最后一句,我们的韦德离开了。留下我们心头一阵堵得慌的小蜘蛛。

“咳——!他可能住在‘玛格丽特’酒吧附近。”一直在打理自己糟透了的小酒馆的酒吧老板打断了神游的彼得说道。

“?”

“韦德.威尔逊,这是他的全名。我听他说他是那里的常驻客,我想你可以在那找到他。”如果我想找一个人的麻烦就会先知道那个人常去的地方。而韦德.威尔逊,那个混蛋明显需要点和他的小酒吧遭遇的一样的麻烦。
“你偷听别人讲话先生。”彼得发现了这个问题。

……,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孩。

“但还是谢谢你。”如果知道这些是在自己到这里前,彼得想自己一定会很高兴。可是现在,我们的彼得不禁再次皱起了眉头。

————————
巧克力,取自电影《阿甘正传》

6.坏蛋

我们都知道煮熟的鸡蛋不是用于消化就会坏掉。

一颗坏掉的蛋。

彼得完全没有注意讲台上的老师讲的是什么,没吃的鸡蛋就会坏掉玛丽夫人似乎这样说,一颗坏掉的蛋就这样突然窜进彼得的脑海,并自然而然的和脑海里第n次出现的坏蛋韦德大叔联系在了一起。

这样的彼得在身边的人看来简直是另一种风景。内德不禁眯起了眼看着神游一脸的彼得。好像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这位好友越来越——傻了。例如那个我把内裤留在游泳室了那种差点惊掉他下巴的借口,是的,内德觉得彼得最近很不对劲,甚至觉得彼得在有意无意的躲开他。这让内德很快怀疑彼得是背着他在跟高年级学姐约会,但在彼得和他——年级公认屌丝宅男[哈哈,小蜘蛛才不是呐]的想法里内德又放弃了这猜想。

彼得是他的朋友,言而总之总而言之,他开口,“彼得,嘿,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no,内德,怎么可能。”

“你的样子就像前阵子才和女朋友吵架的黑狗子。”

彼得不可思议的眯眼望了内德一眼,哭笑不得,“我只是遇到了点麻烦。”只要省去自己可以在房顶上跳来跳去的段落就可以了。

“事实上,”彼得想了想,“有人警告我如果我不听他的他就打爆我的头。”

“what!?”这个消息险些让内德从坐着站起来,但很好的是他忍住了。

“我误会你了兄弟,你应该告诉老师。”

“事实上内德,我觉得那个人并不坏。”这样的说法让内德再次眯起了眼。

“你让我糊涂了彼得,告诉我怎么回事。”

在思索了一阵之后,彼得把昨天再次遇见大叔的事告诉了内德,当然这需要他改动那些部分,比如他从房顶窗户上跳下来,还有自己蹲在离这儿好几个街区的路灯上。

“他救过我。”彼得继续补充道,那是另外一件事了,就像个英雄。

内德皱了皱眉,过了好久才终于吐出一句让彼得险些晕倒的话,“你不应该管大人的事儿彼得。”

内德怎么会明白,彼得泄气的想,好吧这只是因为内德不知道自己拥有超能力,要知道那有多棒,比如上帝给了你一个支点,你可以撬动整个地球!

内德没在意彼得因为不认同而抓了抓书打算认真听课的事继续说道,“成人的世界很复杂。”内德想到了一件可以和彼得分享的事,正好可以帮内德解释一些说不出来的想法,“你见过我奶奶,就是上一个周末。”

彼得点点头,他不知道内德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奶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皇后区我见过最差的街道的学校附近兜售她的油炸饼。但是她从不让我吃因为她告诉我这些吃了对身体一点也不好。油很廉价,肉又全是便宜的肥腻。”

“why?”彼得很疑惑,内德从没告诉自己这个。

“彼得,”内德继续道,“莉莉奶奶已经习惯了,我们家族小时候很穷,直到奶奶让妈妈念了大学,莉莉奶奶闲不下来的,她总让自己保持忙碌就像过去一样。”

世界并没人想的那么黑白分明。

彼得皱着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谢谢你内德。”

有一些让他难受的东西正噬咬着他。

7.暴乱

一些少年气的阴影缠绕着彼得,但当他从一棵树晃倒另一个树时事实上这些东西又被这个少年气满满的大男孩给忘光了。今天仍旧没遇见什么大事,在彼得扶完一位老奶奶过马路后按常的找了一高处坐了下来,啃了啃手上还热乎乎的三明治,并给自己换上新的发射器,有点麻烦,但好多了,包括稳定性的时间,哦,别提早上摔下来的那次,这是个意外,好吧,或许它还需要改进改进。但是彼得对这一切已经相当满足了,比起最初能挂在半空像雄鹰一样扑向罪犯的欣喜,彼得学会了让自己在实际上更平淡的日常中享受风刮过耳畔,蔚蓝河太阳灿灿落下的滋味。

但今天似乎总有那么点不对劲,彼得无意想着,那些纸屑总是往上飘。事实上彼得的预感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的确发生了大事,当我们的复仇者们按作战计划赶到皇后区时,这里差不多混乱一片。哦,上帝。在看见眼前的一切后托尼轻声感叹道,这只是再一次证明那位阿斯加德小王子的口味有多变态。

一大群伸长舌头到处流着哈喇子的绿色恐龙巨怪,像吃了发情剂一样四处肆虐。

“好了等着吧,你们这些长着大吊的怪物。不知道政府颁布的禁止裸露的禁令吗?”

“事实上并没你说的那么色情。”有件事斯蒂夫早就想说了,“托尼,你应该放弃那些不健康的情趣影碟。”

我们的托尼当然不会被这种级别的好心“提醒”给打倒,“很可惜,我看的都是火辣的现场直播。”他说道。

“噢我的梅姨!”很不好,简直是要糟透了,在发现皇后区突然多出这些绿色大巨怪后的彼得不得不这样想。

“嘿嘿,大块头,你要追的是我。”大吼着我们的彼得举起自己长了些肌肉的手臂,生物老师说过一些动物不喜欢其它生物的挑衅,可惜我们的大怪先生似乎觉得还是白白胖胖粉嘟嘟的小女孩更有趣,于是在回望了一眼彼得之后,淡定的继续朝电线杆旁的小女孩跑去。

“shit!”突然骂出的脏话险些让彼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可是他已经管不到这么多了,在一个极速弹跳加俯冲之后,她抱住了那个女孩!但很不幸的是此时巨怪也张开血盆大口朝两人扑了过来……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临到关头的却是一个彼得想也想不到的意外怀抱,这个怀抱甚至让彼得一瞬间恍惚如至天堂。然而下一刻的碰撞疼痛又把他从那个想象中的天堂世界拉了回来。

“或许该立保证的人应该是我。”自己一味的警告小鬼离他远点,但韦德没想到首先打破这约定的却是自己,……,自己确实应该去看看医生确定自己不是生病了。

“大叔!”没来得及喊疼,事实上变异让彼得拥有了比平常人强十倍的抗压能力,彼得在惊异而又后知后觉的欣喜下喊了出来。

韦德当然没忘记那只巨怪,再一次庆幸,那只巨大的怪物已经被突然赶到的美国队长打趴下了,好极了,他可应付不了这怪物。在如何把这两个小鬼救出来上他就已经捏了一把汗,幸好睡衣小鬼很下意识的把保护小女生放在了第一,他赶过去的时候,彼得正把女孩紧紧护在手臂里。

在接到斯蒂夫友好的一手礼之后,韦德重新注意起从地上爬起来的小鬼,还有那个昏过去的小女孩。我们的美国队长也在一个飞扑下重新搭上了斯塔克钢铁侠“便利车”。

——————————
“便利车”是借的动漫里的设定,我看动漫里队长总是搭着斯塔克飞哈哈。小虫和复仇者们的第一次相会。

高潮情节趣味性什么的都被楼主给吃了嘻,后面8.9.10就到两只关系进一步发展后的日常了~最想写的部分~想到贱贱温柔的样子就好萌~